官网,官方网站,官方网址,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

官网,官方网站,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

欢迎来到 - 0316编辑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浙江“新荷计划”再结硕果

时间:2019-02-02 06:15 点击:
浙江省作协五年来实施“新荷计划”,团结培养青年作家,有效地做到点面结合,部分青年作家在文坛上已渐成气候,形成新一代的“文学浙军”。2018年,“新荷文丛”共出版了赵挺、俞妍、简儿、蒋离子、方晓、啊呜、张嘉丽、羽井缺一8位青年作家的作品集,近日

  浙江省作协五年来实施“新荷计划”,团结培养青年作家,有效地做到点面结合,部分青年作家在文坛上已渐成气候,形成新一代的“文学浙军”。2018年,“新荷文丛”共出版了赵挺、俞妍、简儿、蒋离子、方晓、啊呜、张嘉丽、羽井缺一8位青年作家的作品集,近日,“2018新荷文丛”研讨会在杭州召开,评论家与青年作家进行一对一、面对面的有效交流。

  《裂瓷》: 平静而内敛地讲述生活之疼痛

  李建军(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读了俞妍的小说《裂瓷》,首先是觉得作者非常有才气,语言很成熟。她所表现的主题,大都是人物在压力下的不自在的生活。小说里面的世界,有太多的苦痛,人物的内心被折磨得千疮百孔。作者敢于直面生活的残缺,并将难以言说的孤独和绝望细致地写出来。而且,还能写得平静而内敛,写得耐心而细致。但也有几个问题值得探讨。

  小说的叙事很吸引人,但是在处理人物的冲突关系的时候,就缺乏一种深度,在表现对小说主题的理解的时候,也有点不了了之。比如说,《游戏》隐隐约约透露出妈妈跟堂哥之间的关系,有性虐待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到后面,孩子却忽然莫名其妙地认为,爸爸对妈妈的施暴是一种游戏。作者没有抓住一个小孩子心理的真实状况,因为,一个小孩子不可能把大人之间暧昧、微妙的,甚至充满了这种非常危险的关系看作游戏。作者没有把人物关系的真实、残酷甚至最深刻的东西开发出来,所以就只好这样不了了之。作者是把自己的想象加在这个小孩子的头上了。

  同样的,《橘子灯》也写了三个人物之间的关系,他们的关系也比较复杂,体验的情感的内容比较丰富。但是,随着妻子的去世,男主人公的精神无家可归,没有了归属感。最后,写到病房里面挂着橘子灯,而且在床头轻轻地晃荡。作者试图写出一种人性的温暖,写出生活中的希望感,但这是不自然的。从文体上看,就是一种文艺腔。

  我认为,作者要深化描写,要深入下去,将人物心理的客观情状写出来,而不是停留在外在的主观化的层面。

  还有,题目也显得有些简单化,比如说《葬礼》《回家》,这些词太平常了,很容易跟别人重复,很难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小说的题目,非常重要,像人的眼睛一样重要,所以,一定要传神、别致,耐人咀嚼,使人难忘。《红楼梦》就是一个意象,《红与黑》和《罪与罚》这样的书名,就可以深刻地概括小说所表达的内容和主题。《白鹿原》“白鹿”是一个意象,“原”是一个意象,加起来显得新鲜而别致。鲁迅先生的《祝福》这个书名就包含着丰富的反讽意味。小说的书名,《青烟》和《橘子灯》有点意味,其他的都很俗,很苍白,淡而无味。给作品命名,包括给人物命名,皆非细小事体,也很考验一个作家的修辞能力。

  《鲜艳与天真》:

  田园诗般的乡村浮世绘

  张燕玲(《南方文坛》主编):

  首先我想致敬浙江“新荷计划”,因为有幸参加了第一届。几年过去,这个计划越做越好。推介“新荷”青年作家,坚持下来,就是造就一个群体,犹如浙江省的文学体校,功莫大焉。简儿就是其中的受益者,记得第一届读的是她的一组散文,这次读的已是散文集《鲜艳与天真》了,简儿也成长为深得嘉兴大众读者欢迎的专栏作家。读完作品,我想说:淡是最浓的人生滋味。

  散文集60余篇短章,是她一如既往的田园诗,一幅幅遍地应答的乡村浮世绘,笔调温婉、善意、灵动,令人心生欢喜。她的写作颇受泰戈尔、冰心,还有汪曾祺的影响,始终以爱的哲学书写小生活里的小世界,以及过去的光阴里,她的爱与小欢喜。全书五辑,分别状写儿时故乡的记忆,她生命中有过影响的人物,还有农时、农事、农物,最后一辑是散文诗,一物一念。简儿是唯美而简单的,她拒绝一切阴暗的东西,一如她的笔名,简单到一文一事一物一念。这使简儿的写作有两面性:因为偏爱小忧伤,拒绝大疼痛,就使她多少缺乏直面现实的勇气与笔力。今天的乡村巨变,当然也会伴生疼痛,但在简儿笔下常常是点到为止,豆腐坊的断腿男主人,对妻子的出轨半闭双眼,静默中只能一村搬向一村。可是他为什么瘸腿?爆米花的男人、穿耳洞的春香奶奶、捕蛇人等等,还有严寿得产后抑郁症的妻子,她的抑郁来自何方?她的自杀给了严寿特别是孩子怎样的伤痛?等等,这一切都少了追问。如果多些对现实的关照,就会多些厚度、活力与重量。

  散文是自由自在的性情之文,文体和语言都可以开放,简儿选择了平和冲淡。平和冲淡的文脉,泰戈尔爱的哲学,毕竟有哲思在;哪怕周作人,也有苦涩;汪曾祺的淡是最浓的人生滋味,这个淡是大味至淡,是真,也是浓。或者说,这个淡是世故到了天真,最浓的人生滋味。简儿写父亲的篇什《鲜艳与天真》,就缺乏这个浓度,鲜艳是月季,天真是老父亲被误读的笑脸,父亲不能出门与工作的伤痛与无奈,被冲淡与浅化了。这需要作者把对生活的洞悉与发现,转化成自己的叙述能力。

  因此作者的修为及文学态度很重要,用文字诉说生命思想和性情,必须是生命带出的,也取决于你的文学态度。期待简儿厘清现实和想象的关系,也就是实和梦,真和幻的关系,对生活的透彻观察多一个向度。当你写到他的痛并不等于没有爱,而是更深层的一种爱。期待简儿向自己挑战,进行有难度的写作,铭记淡是最浓的人生滋味,能在小生活里写出一个大世界。

  《寻找绿日乐队》:

  “反”的美学气质

  杨庆祥(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

  我读赵挺小说的时候会想到王朔和王小波,而且我发现在赵挺的一篇小说中直接把王小波当成讨论对象了。这些其实构成了赵挺小说美学的一个源头,当然这其中又稍有区别。王朔在解构的时候其实是非常严肃的,他用政治的语言来解构政治,背后有很纵深的当代史背景。王小波则是通过很智性的逻辑来完成对既有历史结构和语言结构的颠覆,在王小波那里,反讽被使用得了无痕迹又别出心裁。那么赵挺用的是什么方式呢?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难题。在1970年代到1980年出生的作家群体中,赵挺这样的写作并不多见。我昨天去百度搜索他的资料,非常的少,但是看到一个评论,说赵挺、胡坚、阿乙并称“三杰”。阿乙我认识,他的写作比赵挺更加冷酷和残酷。如果要用一种“一本正经”的语言来描述赵挺的“一本不正经”,有点不对称。我后来又看到吴玄的一个短评,他认为赵挺的小说《南方,慢速公路》,基本上是一个“反公路小说”,里面既有公路小说的全部因素,但是同时又对之进行了颠覆和重写。我从吴玄这里得到一些启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