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官方网站,官方网址,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

官网,官方网站,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0316编辑网

欢迎来到 - 0316编辑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南方网:梦断台湾:大陆新娘悲情故事

时间:2019-02-02 03:25 点击:
梦断台湾:大陆新娘悲情故事 2001-11-26 14:02:22 南方网讯 常言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在台湾,有这样一个庞大的人群,她们背井离乡,嫁到号称“(富得)钱淹脚脖子”的宝岛台湾。她们就是大陆新娘。这些女性漂洋过海,本以为可以觅到金玉良缘,从此

梦断台湾:大陆新娘悲情故事
2001-11-26 14:02:22

南方网讯    常言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在台湾,有这样一个庞大的人群,她们背井离乡,嫁到号称“(富得)钱淹脚脖子”的宝岛台湾。她们就是大陆新娘。这些女性漂洋过海,本以为可以觅到金玉良缘,从此开始幸福安逸的人生,却往往梦想破灭,吃尽苦头。学历不被承认、薪水比别人低、居留权不易得,大陆新娘唯一拥有的,就是丈夫的感情。但感情的事非常复杂,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这份感情能永远保鲜。再加上台湾当局的许多不合理规定,一旦“情郎”变“恶狼”,大陆新娘只有徒呼奈何。
   
“手心向上”的日子不好过

出生于贵州的蔡小姐今年28岁,20岁时与一位台湾青年结婚后就开始排队等居留权。由于台湾当局规定,每年只有6个月时间可以在台湾,为了和丈夫长相守,她只有在台湾打零工,自行赚取旅费。期间,她当过美容师、时装店小姐,也去过泡沫红茶店,不但经常让人瞧不起,而且连待遇也要比别人差一大截。同样的工作,别人拿1.5万元,而她却只有1万元。
   
    更令人气愤的是,在美容院工作时须先缴纳1万元保证金,结果在店里屡受欺侮而退出时,那1万元保证金也要不回来了。远在台湾举目无亲的蔡小姐只好自认倒霉。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另一位大陆新娘陈静身上。
   
    陈静毕业于大陆名牌医科大学,早已拿到了医师执照。认识丈夫之前,她一直在大陆华东地区某市立医院工作。结婚后,陈静想,去台湾当医师,一定会很吃香。岂知,人算不如天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到了台湾后,却只能到服装店“帮帮朋友的忙”。因为是“帮朋友的忙”,待遇方面根本不敢提出什么要求,对于客人的无聊话题,陈静应对的方式就是敷衍过去,忍辱负重保住饭碗要紧。她说:“当初我执意要嫁到台湾时,妈妈就握着我的手说,在大陆当个医生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8年过去了,在台湾靠替别人卖珠宝过日子,怎么能和过去相比?又叫我怎么跟家人说?”
   
    目前有一个女儿正在上小学的张君秀,原本在大陆的一家时装公司工作,7、8年前先生到大陆探亲,经由堂哥介绍,他们俩认识了,一年后便结婚来到台湾。
   
    今年7月份,平日里身强体壮的先生突然病倒了,原本在纺织厂拉板车的工作也面临危机,厂长打算要裁掉他,可全家就指望这份工作维生,说什么也不能丢掉。张君秀说:“我恳求厂长让我代替先生的工作,他看看我直摇头,说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干那么重的体力活。”当时,张君秀二话没说就在厂长面前提起了板车缓缓走着,虽然速度慢,但总算能够拉动。厂长被她的吃苦精神所感动,破例让一个女孩子来拉板车。
   
    丈夫住院3个月,整个纺织厂的松车都由张君秀一个人来拉,她苦笑着说:“我在做工时,有些比较粗鲁的男人对我很不客气,好像大陆新娘就不应该出来工作。”
   
    大陆配偶在台湾“非法”打工固然有风险,但就算得到居留证也不见得工作会有着落。虽然台湾当局规定有居留证的大陆配偶可以到“劳委会”申请工作证,但是有一个苛刻的前提条件,即是须由雇主主动提出。许多大陆新娘好不容易排到了居留证,欢天喜地找工作却碰了一鼻子灰。
   
    在台湾某保险公司工作的黄晶去年拿到身份证,提起找工作直说难,“申请工作证必须提交公司的证明文件影印本,而且一定要到台北职训局外劳中心办理,其它地方的职训局还不能办,从申请到同意,最少要花一个月的时间。”
   
    1992年结婚、1997年才拿到居留证的黄晶说,那时候她住在台南偏远一个小县城,出入大城市都不方便,更别谈什么工作了。
   
    在桃园中正机场华厨咖啡厅工作的韩小姐,来台湾前,是大陆一家电子厂的高层管理人员,到了台湾后,好不容易拿到居留权,才发现她在大陆的履历根本不被承认。韩小姐气愤地说:“当时在大陆的薪水足够我每年买一部车,我的名下还有3套房子;可是在台湾找工作时,竟然没有人相信,有一家工厂的科长还要我从最基层的员工做好。”
   
    韩小姐在经过多次失败后,虽然不断告诉自己“要急气,不要放弃”,可是最后还是暂时呆在餐饮业。她说,7年过去了,她几乎忘记了过去在大陆工作的一切,现在只想有朝一日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厅。
   
    曾轰动一时,嫁给台湾知名导演凌峰的青岛姑娘贺顺顺,结婚10年了,前不久才有了第一份工作,在中国广播公司主持一个音乐节目。贺顺顺因此兴奋异常。
   
    贺顺顺说,在大陆,讲究男女平等,夫妻都要工作,因此当她在台湾手心向上向丈夫要钱的滋味真是不好受。但是在台湾,她又无法工作,有时在街上逛逛,看到想买的东西,只好“戒急用忍”,转身离去。尽管凌峰在物质上会尽量满足她,但是内心的那种感受令个性要强的贺顺顺觉得十分委屈。贺顺顺形容目前的心情是“拨开乌云见阳光”。回想过去的日子,没有工作,她常常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发呆,一遍遍问自己;“难道这就是我贺顺顺要过的日子?”贺顺顺强调,大陆的女性很独立,不会因为结婚就不工作。在大陆,一些朋友认为她是贪图荣华富贵嫁了台湾人,就可以不工作,而在台湾,有人有以为她年轻貌美嫁了个大她20岁的老公,图的是安逸的生活,弄得她有口难辩,里外不是人。
   
    拿到第一份薪水,要怎么庆贺?贺顺顺说,当然要请一家人好好吃一顿,然后跟凌峰说,“这可是我自己赚来的钱,不必客气!”
   
“合法身份”遥遥无期

台湾当局规定,大陆配偶婚后前两年每年只能在台湾停留半年,第三年始可申请团聚半年并可延长半年,然后再继续申请。结婚满两年或已生育子女者才能申请台湾居留权。台湾当局对居留权实行配额管理,目前每年仅3600名。如果不进一步放宽配额,以目前等待排队的将近4万人来看,至少要到2011年才能消化完毕,而目前两岸通婚还以每月约1200对的速度在增加。
   
    而台湾当局拒绝放宽配额的理由是,必须考虑台湾社会的整体安全和人口增长问题,“要知道,准了一名大陆配偶进来,她有了身份证,成为台湾居民后,可能跟着会带进一串大陆亲人进来,因此有必要加以限制”。——台“陆委会”法政处长刘德勋9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回答。
   
    在此漫长的等待期间里,大陆配偶除需每年回大陆一次外,因台湾“法令”限制,也无法在台湾工作补贴家用。而两岸夫妻中据非正式的统计约有90%的家庭面临经济困难;若以台“行政院主计处”发布的资料显示:去年台湾人均所得为42万元计算,标准的4口之家如扣除一般家庭花销,所剩无几,更何况每年必须往返大陆一次所发生的费用,更让两岸联姻家庭在经济上雪上加霜。
   
    也就是说,对在台湾等待大陆配偶配额的3万多个家庭来说,有近3万个家庭要在1—10年内遭遇经济上的困境,何况台湾正遭遇经济寒冬。有鉴于此,台湾当局近年来几次打算修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7条关于大陆配偶工作权的规定,但一直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更何况,台湾“劳委会”“修法”,限制了大陆配偶的工作种类,仅能从事营造业、制造业、监护工及家庭帮佣4类。另外,修订“条例”中规定,雇佣大陆配偶的申请由雇主提出申请。此举分明表示,政府虽然开放大陆配偶工作权,但仅限于口头宣示意义,无丝毫实质的意义。因为当企业需要人时,只会有少数企业愿意等待由雇主向主管机关提出申请,并一直等到核准的时间;特别是在工作种类被限制的情况下,更是不可能的。
   
    大陆配偶在经多年排队取得居留权后,还要再等两年后能才领到身份证,之后4个月后才能享受“健康保险”。在此之前,大陆新娘不能生病,否则将承担高额的医疗费用,连怀孕时每次做产前检查也要比别人多交1500元新台币。
   
    即使拿到了身份证,成了台湾合法居民,大陆新娘仍然被当成“二等公民”。一位安徽籍的大陆新娘表示,她已经“入了籍”,但仍被列为“一种户”(地位等同色情美容业者、流氓、小偷等,每半月必须接受所在地警方检查一次)。其先生愤怒地说:“实际上就是怀疑她是‘鸡’(妓女)!”
   
最惨遇上“台湾狼”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